六开彩开奖结果

黄山美文美图_安徽站_新浪网

时间:2019-08-05 05:51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刚踏上这片土地,我的心就随着这灵秀静谧、古典醇香的江南水乡而莫名地安静了。怀着寻幽探美的心情,我静静地亲近着一见钟情的宏村,恬美地吸吮着她博大精深的灵秀、诗意和纯朴。 宏村是建筑与水的完美结合,月沼并不十分清澈,却倒映出民居,水中的民居淡抹

  刚踏上这片土地,我的心就随着这灵秀静谧、古典醇香的江南水乡而莫名地安静了。怀着“寻幽探美”的心情,我静静地亲近着一见钟情的宏村,恬美地吸吮着她博大精深的灵秀、诗意和纯朴。

  宏村是建筑与水的完美结合,月沼并不十分清澈,却倒映出民居,水中的民居淡抹出一层深暗的青色。(图文:林文钦)

  友人说,“徽州最雄村”的桃花已朵朵绽放,群蜂飞舞,其景颇为壮观。于是乎,与友人驱车前往久负盛名的宰相故里--雄村景区一睹为快。

  徽州的村村落落,到处都是雕刻,木雕、石雕、砖雕,随处可见,见得多了便也觉很平常。但在这里,有游人,也有专家,在他们眼里,感觉就不一样,徽州的每一地都是精湛的艺术,祠堂、民居、牌坊,路边、桥旁、甚至角角落落,这种无处不在的艺术就如春风一样拂面而来,十分地养眼。

  记得,《旅行的艺术》的作者、英国作家阿兰·德波顿曾说过,要像对待结婚纪念日一样铭记这些美好的旅程。

  近10年来,我的单车轨迹从黄山市内的三区四县不断向古徽州所辖区域及周边延伸……

  最沉醉的是那环绕身边的青山绿水。山水田林路,纵横地架构起徽州大地的精致轮廓。骑行在徽州乡野,如同走进一幅幅中国山水画卷……

  黟县是安徽省历史文化名城……这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历史上就有桃花源里人家的美誉,是徽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和徽商的主要聚集地……古民居、古祠堂、古桥、古塔、古碑、古牌楼、古园林、古楼阁等遍布,被誉为东方古代建筑艺术的宝库、中国传统文化的缩影。

  黟县主要景区(点)有:西递、宏村、屏山、卢村、打鼓岭、南屏、关麓、木坑竹海、塔川、桃花源漂流、龙池湾、赛金花故居、秀里影视城等。

  我开始爱上这座城。爱上她安静的阳光,温柔的轻风,始终如一的绿和突如其来的雨。在这里,偶尔路过一个小镇你可能会瞥见一座老的没有人知道年龄的老屋。在布满青苔的巷子里游走……石墙里的故事,石墙外的故事,那些没有人知道却真实存在过的故事。

  这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徽州,我更愿意用这样一个古老的名字来称呼它。它曾是我年少时所有梦境的背景,它是我一直向往的江南水乡。我想,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徽州梦,那里贮藏了所有的柔情和浪漫。

  我会带你去徽州古城,踏着青青的苔草和石板铺成的路阶,在庄严肃穆的城墙下闲庭信步,感受沉淀在这巍峨高耸的城墙中的历史。木柱上斑驳的古漆,徜徉着千百年来厚重的思索,用手轻抚,感受昨日历史的余温。

  初临太平湖,已是暮色降临。夜色浓郁的笼罩着湖水,柔柔的向远处铺开,让我们的第一次太平湖之旅便充满着神秘的色彩……

  可是这夜中的抵达,便叫我们心驰神漾……小艇昂起头在漆黑的湖面上航行,惊碎绸缎似的湖水,伸手可掬的清凉,瞬间熨帖你疲惫、烦躁的心情。(文字:余茂东)

  闯入牯牛降,立刻被这里绮丽的风光所震撼。草草木木满山碧透,眼前一匹由碧绿、翠绿、墨绿、嫩绿编织的绿色天幕,从脚下铺向云天,犹如一幅展开的丹青画卷悬挂于天地之间,雄浑苍劲。

  我们在茂密的次生林里穿行,极目之处林木繁杂,五彩纷呈,一副榛莽未除的样子。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北倚黄山,南接千岛湖,秀美的丰乐河缓缓流过,两千年的时光浸染了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古徽州域名唯一传承地的徽州区恰似一幅泼墨的山水画,浓墨重彩描绘出水墨徽州,又似一壶芳香四溢的清茶,于宁静中品味它的醇香久远、地道本色。

  经过大半天的奔波劳碌,我终于来到了黄山市,还没有来得及感受这美丽清新的山水之都,第一站的旅程就这样开始了……

  坐在皮筏里,不觉一阵暇思。仿佛似在画中一般。而突然的,一阵急流,又把我的思绪悠忽丢到了空中,又萧然坠下。回过神来,才觉是千真万确!(文字:夹溪河漂流景区)

  人间四月天,峡谷景色新。在这融融春光里,当你走进徽州大峡谷,就是走进一幅鸿篇巨制、景色绝美的山水画卷。这幅天造地设、浑然天成的山水长卷铺展在休宁县源芳乡境内。

  一进入峡谷,只见高峡出平湖。乘一只竹筏沿着湖面悠然前行,湖光山色映入眼帘。

  久仰花山谜窟,梦中几回相亲;二月既望之日,我终于站上环溪索桥桥头。眼望着脚下的滔滔新安江水,感觉着历史长河在滚滚而去。对岸的桥头,是否历史的彼岸?

  江南徽州之地,不乏优美景色。一年四季这徽州地处,所到之地都是一幅轻笔浓墨的国画。宏村秀灵之美,塔川红叶之壮,西递古韵之灵……然,这枧潭的秋景在我脑海里是挥之不去……一行数十人延着小道拾级而上,一座拱桥映入眼帘,桥下清水如镜,古树的倒影绘就一幅浓浓的画卷,溪流中的泉水顺着山沟缓缓而下。

  春天来了,柳枝抽出了新绿,燕子喜鹊也欢闹起来,满山的粉桃花笑脸迎人。你瞧,黄山上的猴子望向的太平,湖水如碧玉,竹林如涛海,油菜花铺满了山脚。云山雾照的小山村,马头墙时隐时现,烟囱里冒着的炊烟,飘出农家“野味”的香气。这就是黄山区的春天,一个渐行渐美,让你自由深呼吸的人间仙境。

  朋友告诉我,南屏的油菜花开了,那里没有蜂拥而至的驴友,没有成群结队的旅行团,两百多幢明清的老屋安安静静地躺在油菜花的怀抱中。

  我抑制不住悸动的内心,简单地收拾了行囊,带上了相机,坐上了前往的大巴车。晨光中,西武岭脚下一片金黄,金黄色的那头是数不清的粉墙黛瓦。南屏,我到了。

  关麓地处武亭山麓、西武岭脚,因西武岭有“西武雄关”之称,该村居雄关之东麓而得名。又因过去黟县通往祁门、安庆、江西等地的主要古驿道经过村岭,故别名“官路”。还因这里古称“堑下”,地势非常隐蔽,此地建村可免战乱侵扰,俗称“官路下”。

  在徽州大地上,一场反映古徽州女人生活状态的大型实景文化演出——《宏村?阿菊》在黄山黟县奇墅湖畔每晚开演。

  随着一阵蝉鸣蛙叫,将人们带进了宁静和谐的古黟乡村。一声“宏村阿菊要结婚了”划破寂静的夜空,顿时,村庄里热闹起来,盛大喜庆的选亲仪式拉开了《宏村?阿菊》的演出帷幕。

  冬季晴朗的日子,宏村依旧很热闹,村里人三五成群准备年货,在暖暖的晒场上、在自家小院里,打糖、做年糕、腌菜、做豆腐,热闹的民俗就这样开始了……“年”对村子里的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团聚,亲朋好友间往来,交流情感,当然,徽州的“年”中还包含着很多传统的礼仪文化、待客之道、传统名俗。

  有些时候,去往一个地方,并非慕名,也非图缘,这是一种无法解释的悸动。就像此时,我坐在卷帘下,风拂过一片小竹林,掀起飘雪纷落,这又是谁所能想到的呢?就连我自己,都觉得是场梦,不敢用力呼吸,怕是碎了。

  这是徽州女人平凡一生的真实写照,更是《徽韵》的舞台演出中传达给我们的最为朴素的徽州情愫。

  一场绝美的演出,展现了四季变化的奇妙黄山,讲述了鹊桥相会的美丽爱情,解读了历经风风雨雨、造就徽商雄霸的商界传说;再现了徽班进京、京剧诞生的真实史料。

  如果你没有来过黄山,那么黄山门绝对是你黄山旅游第一站的首选;如果你曾经到过黄山,那么黄山门将会给你一个不一样的浓缩范的黄山。《黄山门》是一处运用最新科技手段展示黄山自然风光和徽州人文历史的旅游景点,其中汇集了内容翔实、品味极高的徽文化主题馆和充满紧张刺激的5D动态影院。

  其实并没有很大的抱负,爱上旅行,只是想出去走走,换一下空气,过两天不一样的生活,让平常的日子不要在厌倦中变得麻木。在一次次的行走中,突然发现一个规律,大多数的当地人,并不会因为我是一个不太知道方向的路痴而笑话我,他们会把我当做他们的孩子,热情地讲解当地的民俗,跟我谈他们过的小日子,我突然觉得很幸福。

  齐云山不高,海拔585米。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齐云山来过很多名人,李白、朱熹、范仲淹、海瑞,他们留下一些抒怀寄情的文字和文章,然后,消散在风中,齐云山是一个有情有意的人,用一块块苍劲古朴的摩崖石刻和碑刻,将这些文章和文字留下来,珍藏了。 山中的清泉,倾听着那些诗文和思想,以豁达和淡定流淌千年。

  赛金花,生于黟县上轴村,一生历经坎坷,跌宕起伏,是中国历史上最具传奇和争议的女人。归园是赛金花被发配回黟县时一徽商赠与的园子,地处世界文化遗产西递、宏村之间,景区内有赛氏旧居、赛金花亲手栽种的海棠花、赛金花使用过的水井=和其它景物,辟有赛金花故居资料陈列馆。陈列馆内展示了从国内外收购的大量历史资料等等。

  黄山美景甲天下,黄山五绝中,最吸引我的尤是那古称“灵泉”的黄山温泉。“饱浴之忽饥,醉浴之忽醒,郁浴之忽舒,昏浴之日月开朗,劳浴之营味安和”。黄山温泉水质清澈,可饮可浴,传说轩辕黄帝就在此沐浴七七四十九天后,返老还童,得道成仙,羽化升天。当年邓伯伯南巡期间,也曾住在温泉景区的观瀑楼里,题字“天下名泉”。

  歙县南乡有一个古村叫昌溪,这里山川秀丽,文化灿烂,名人辈出,被世人称为“古歙南乡第一村”。村落的形态特别,像一只巨大的蝴蝶匍匐在山水之间,灵动地扑闪着翅膀,因而又叫蝶形村。走进昌溪古村落,那悠长的古风、昌盛的文风、和谐的乡风新风扑面而来,让人不由得沉醉在徽州那温润的意境里。

  人生有味是清欢;壁上清霜,他年残雪,笑语问故人。黄山冬来,拖着挂满雾凇的松柏寄情,纷飞的雪花落在谁的素衣,又润湿了谁的心,落在雪地里的脚步化作诗文,平平仄仄,声声远扬。对于冬季的黄山,哪怕你巧手挥毫泼墨,她的千色你永远也写不完,她的万种神彩你永远也画不尽。

  几年前,当我离开安徽来到北京生活,逐渐发现省外朋友对安徽了解之少,超乎我的想象,一个重庆的好朋友说:“觉得安徽是最没有存在感的省份之一。”这当然不能责怪他们,安徽虽然地近江浙沪,却在影响力上与后者差距甚大,这是我们没有很好的宣传自己。

  小时候,读安徽乡土历史的书,讲到安徽有两处著名的古代水利工程,一北一南,北边是寿县的安丰塘,南边便是徽州的渔梁坝,从那时起,我便一直想去看看。出安徽歙县县城,往东南行,一路沿着练江,不多久听到水声哗哗,便知到了渔梁——那是江水翻过花岗岩砌筑的渔梁坝时发出的声响。

  踩着泛着青光的石板,沿级而上。没见茅棚山舍,只能从几栋老房子的陈迹里探望先民的踪影。这个叫作茅舍的小村庄,建在箬岭山麓。春花烂漫,鸡犬相闻。百折不回的溪水从高处直挂而下,静静地淤回在浅青色的巨石间。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田野,稻黄谷丰”。行走新安,如是遥想,在秋天里由衷而发…… 这是收获的季节,不信?看!新安到处,散发着成熟的气息,那一丘一丘的田字格里,饱满的黄,慵懒着倒垂着一春的希望、一夏的呵护,等待着农家晨起的收割,大人、孩子、亲戚朋友齐上阵,只为一起共享这收获的喜悦。

  又是人间三月天,桃花姑娘下凡间”,走在黟县城区繁华的街道上,听到有游人呐喊,“桃花开了,桃花开了,五里村的桃花开了!”。我们一行未及打车,就兴致勃勃地奔往心怡已久的桃花源。未到五里村,已是花香阵阵,你大可不必看路牌导引,寻着桃花的香味就可以怀抱美丽的桃花园了。

  没有想到,第一次去休宁采风,竟在溪口镇南面的崇山峻岭中与你不期而遇。刚从冬眠中睡醒过来的你,淡装薄饰,素面朝天,一幅恬淡怡然的模样。蓦然回首,冷不防瞥见了我们这群不速之客。惊奇诧异中,你露出了欣喜的笑容,热情地张开颀长的双臂,将我们紧紧拥抱在你宽阔的怀抱里。

  在处处是石梯别无它路的黄山,一些青壮年挑夫,他们手拄一根带丫口的拐杖,肩上的扁担挑着——或者是前后放有米面油盐酱醋之类日用必需品的箩筐,或者是用绳索捆绑着水泥、砖瓦一类的建材,足有百多斤重,一步一级石梯,一步一回汗珠掉地摔八瓣,步履坚定而沉毅地往山顶目的地登攀而去。

  最富有诗意的季节莫过于秋季了,多少文人墨客为秋季写下了一曲曲的赞歌,他们极力渲染秋的美景,毫不吝惜笔墨,可见,秋是多么的迷人了。前些日子去了趟塔川。说起塔川可能有许多人不知道,在中国地图上是不可能找到的,在安徽省地图上也无法找到。

  炎炎夏日,当你在喧嚣城市中饱受炎热烦躁困扰之时,此时的黄山却犹如仙境般出尘脱俗。“夏享凉风秋赏月”是一种奢侈的幸福,更是一种回归的期待。今年夏天,就来黄山吧,或登高避暑;或森林吸氧;或湖面泛舟;或竹海流连;或民居徜徉……在山水之间畅享清凉,在农家田舍静享私密,来一次久违的心灵之旅吧!

  幽暗的黄山山谷,我等候着黎明。太阳是晨空的隐秘情人,看不见,却撩动她的人前嗔喜。灰白的积云如被浸泡的棉,饱满而寂寞地滋长于山地上方。

  “屯溪美、屯溪美,一半街巷一半水”,在回家的公交车上,小朋友念的这句童谣勾起了我的思绪。青砖碧瓦、牌楼护栏,还有那长满苔藓的青石板路蜿蜒舒展,铺满了我儿时的记忆。

  外婆的家在屯溪老街的三马路枫林巷,它像是一个老者,习惯于冷清,默默地倚靠在闹市边缘。

  和徽州许多古村落一样,呈坎是一个“藏风聚气、得水为上”的一块风水宝地,街巷全是由花岗岩条石铺筑而成,民宅纵横交错,高低错落,古色古香,淡雅清秀。走近这个村落,让人感到一种久远,一种淳厚,一种亲切,犹如走在时间的隧道里。

  三三两两的民宅隐在果树与翠竹中。路过这座村庄,总能听见狗的吠声。短短的石板桥,积着浓霜,几棵苦楝疏疏朗朗的,枝头上挂着没有褪尽的残月。

  清冽列的溪水,由太平矶引来,一贯而下,扑面而来的是古老而美丽的西溪南。这是一个有着1200年文明史的村落。

  东黄山度假区,植根于曾有“十万亩大山,一万名知青”的黄山茶林场,群山环抱,这里曾经有十六个连队,如珍珠般散落在深山之中,二十多个工厂错落于丘陵之下,曾经的118公路,曾经的水电站、曾经的红旗渠。

  是我漫步的茕音惊动了你静谧的香梦吗?雾锁湖光,朦胧如纱,参差披拂地掠过,一道道波痕微微一闪就过去了。

  那往前伸出的纤纤柔波是你移动的脚步吗?你在哪里?让我仔细地聆听,静静的湖面,犹如一面未曾开封的铜镜。

  若是要于古徽州大地上,寻出个徽派古牌坊、古祠堂皆有特色又堪称经典的去处来,歙县城西的徽州古村落棠樾,当属首选之地!

  六月里,夏的雏形已酝酿而成。避开昼日的似火骄阳,游人如织的喧嚣,在夕阳西坠,暮色渐起时悄然来到棠樾。

  春风一度醉在山坡,满地的金黄在袅袅中摇坠。花比油贵,看花的人汇成了另一片流动的海洋。相机里定格的美,是人类另一种贪心,用心用眼还不够,还要用逝去时光的刻度去挽留。

  轻轻地走近你, 不惊醒你的睡梦。黄灿灿的油菜花熙熙攘攘的脚步,热情已鼓荡了整个山乡。

  弥漫的山岚萦绕你的腰肢,和煦的阳光点染你的肌肤,一程山水,一抹光影,一片脆黄,一点嫣红,荡漾我欢喜的双眸,浸润我记忆的心灵。

  你款款的步履一踏进徽州,犹如眸子般的清纯,一眼就望穿老街的青石板。商贾远行的铜板沉淀出翘首的飞檐,隔江守望,山外碌碌的身影。

  江水浸渍过的足迹,在徽州的书页上,踏出了一道道徽文化的印记,至今记忆犹新。

  泛舟而戏的游人,笑声击荡起新安江的浪花,在款款而去的江水上,涤洗出梦一样的徽州。

  从车上下来,天空早已洒下瓢泼大雨。一路的舟车劳顿,颇为辛苦。然而当宏村如画的美景映入眼帘,旅途的困顿和疲惫顿时消弭于无形。宏村被誉为“中国画里的乡村”,其大名早已如雷贯耳。

  一个久居闹市的人忽然来到牯牛降的山里,被无数的树包围,顷刻间,那种广博的寂静简直让你无法消受。好在有青山的地方,一定有碧水环绕,牯牛湖水的静谧与澄碧仿佛就是让你在山林的寂静里慢慢将不安释放,舒松一身疲惫,荡涤一颗尘心,然后携一身灵气与她挥手作别。

  毕业照拿了,散伙饭吃了,毕业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了,心中的不舍也一天天加剧着。聚散总有时,无论多不舍还是要分开。不如趁这美好时光,策划一场永生难忘的毕业旅行,然后相约在未来的旅途中!

  黄山看云,处处皆可。今年初夏,我们一行数人从云谷寺坐索道上山,经白鹅岭,过始信峰,很快便到了五大云海之一的北海。人说清凉台是观赏日出的好地方,可惜我们从北海宾馆门前赶到清凉台时,已经错过了看日出的最佳时间。

  我沿着新安江,像条鱼儿般游进了古城徽州。号称“八分半山一分水,半分农田和庄园”的古城,让我的梦竟然可以姿意延伸。

  只因这份“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的诗,我对徽州便产生了念慕之情。波流清沏,溪水回环,犹如一幅风景优美的画图。

  一次又一次,我走进这样的梦里:穿罅冗缝中,生长着一棵葱郁的松树,她在风中俯仰有节,立命安身,在落日下,苍翠依旧,静默无言。

  来到大黄山,一块石头,一处山峰,或者就是这一棵松树,足以让我们读懂生命。这样的生命,历经岁月的风雨冲洗,忍受变幻莫测的天气,却一如既往地坚守韧性及顽强,坚守向着阳光的状态。

  只因这份“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的诗,我对徽州便产生了念慕之情。波流清沏,溪水回环,犹如一幅风景优美的画图。

  青山北郭,白水东城,是谁勾勒了青黛容颜?又是谁装点了银丝绿带?起伏的群山,蜿蜒的江水,墨色沉沉,印痕点点,迷离中见着神奇。不曾见,杨柳岸晓风残月。你的柔美,你的静谧,在一河一岸一桥一家的构图中透出淡雅和素丽,那是“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温馨和缱绻。

  山以灵秀撑起徽州的天空,水则以柔婉在下面行走。水是山的脉搏,更是徽州的灵魂。

  徽州留住了水,莫若说是水深深恋上了徽州。走近徽州古城,就走进了婉约的江南。流水慢慢漾开的是古朴与典雅。我沿着新安江,逐着水的痕迹,在回溯中寻觅徽州古城的印记。

  “欲识金银色,多从黄白游。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每每读起汤显祖的这首诗,就会跟随着诗句走进安徽秀丽的山水和它的徽式建筑。直至今年春天,到安徽一游的愿望得以实现。

  “江山共开旷,云日相照媚”是谢灵运笔下的歙县。而石潭,正好在歙县,是个拍油菜花的最好去处。

  一次次叩问,而你却是沉默。亲近的欲望被撩拨,燃烧成五月石榴花一般的火红。



上一篇:谁给我10篇较短的优美文章
下一篇:没有了
Power by DedeCms